NE电子

会员企业>>
当前位置:    商会动态   >  法律维权
违约损失的赔偿范围
2019-06-23 16:35:57

一、法律规定

二、实际损失

(一)典型实际损失列举: 律师费

(二)实际损失与可得利益中交易成本的区分

三、可得利益赔偿及酌减因素

    (一)确定性: 事实因果关系

 确定性的判断依通常的客观运行规律认定。

    (二)完全赔偿: 差额法、类比法、估算法、综合裁量法

生产、经营损失: 类比法为主;

转售、转租损失: 差额法为主。

    (三)酌减因素: 可预见、与有过失、损益相抵交易成本

1、可预见规则

(1)可预见主体: 违约方

原则: 一般的理性第三人

例外一: 违约方具备超出一般理性第三人的预见能力

例外二: 守约方缔约时告知或违约方缔约时已知晓与损失有关的信息

(2)可预见时点: 订立合同时

    (3)可预见范围: 损失类型以及典型损失范围

    2、损益相抵规则

    3、与有过失规则

在审判实务中,应根据当事人各方的过错是否为合同解除的原因以及对于合同解除决定性程度的大小,来确定是否适用过失相抵规则。

4、交易成本

四、违约损失赔偿范围的举证责任

五、违约损失赔偿范围无法证明时的处理

最高院仲伟珩、王富博: 部分法院以守约方虽然能够提供证据使得法官内心确信其存在可得利益损失,但因其对可得利益损失赔偿数额的证明存在举证不能或者举证不足,不符合我国上述法律和司法解释规定的举证要求,故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对当事人可得利益损失的请求不予支持。这种处理方式是不妥当的。

 

一、法律规定

《合同法》第113条第1款: 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但不得超过违反合同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当预见到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

民法典584: 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造成对方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但是,不得超过违约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当预见到的因违约可能造成的损失。

注1: 违约损失的赔偿包括两大部分: 实际损失和可得利益。(2018)最高法民终355号: 根据体系解释的原理,从《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款和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来看,“造成损失”和“造成的损失”中的“损失”,不仅仅是指实际损失,还应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本案中,一审法院仅仅考虑了实际损失,即资金占用费,而根本没有考虑合同约定的合同履行后信达甘肃分公司可以获得的利益,明显违反了《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款、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以及《合同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九条的规定,适用法律错误,应予改判。

注2: 但书“可预见规则”限制的不仅是可得利益,也限制实际损失;

注3: 违约损失赔偿范围规定不仅适用于合同领域,适用于法定之债的赔偿。

二、实际损失

(一)典型实际损失列举

1、出卖人迟延交付标的物,迟延期间买受人须另行租赁替代标的物,由此支付的租金;

2、买卖标的物质量瑕疵导致买受人其他财产毁损灭失产生的损失;

3、违约导致守约方无法履行其与第三人的合同进而支付的违约金或赔偿金。(2016)最高法民再351号: 因振国公司违约,致使房屋租赁合同解除,其应当按照约定返还2013年4月10日至2014年4月9日租金30万元。造成报达展览公司与智纳德公司签订的《展览展示服务合同》无法履行,给报达展览公司造成服务费损失90万元,该损失属于报达展览公司的直接经营损失,振国公司也应当予以赔偿。

4、NE电子律师费作为实际损失要求赔偿的处理: 可作为实际损失但存在限制

(2018)最高法民终1214号: 本案纠纷系因汉能公司未依约偿还《厂房资金合作协议》中的1.455亿元借款本金及相应利息而产生,上述协议虽未就律师费的承担主体进行明确约定,但NE电子违约责任的承担,《厂房资金合作协议》第7条明确约定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规定承担违约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NE电子“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的规定,因汉能公司存在违约,西航港公司为此聘请律师提供专业法律服务而支出的合理费用,属于违约方违约给守约方造成的损失。西航港公司提交了其与四川致高守民律师事务所签订的《委托代理合同》、发票,证明其为实现案涉债权实际支付律师费12.6万元。庭审中,西航港公司提出(2016)川01民初1307号案件《委托代理合同》为川致律民代(2016)第515号,四川致高守民律师事务所出具的相应发票为20865054(9.1万元),该款项加本案律师费共计21.7万元,由西航港公司一次性转入四川致高守民律师事务所。对此,汉能公司并未提出异议,故汉能公司NE电子本案发票金额与另案混同的主张不能成立。综合考虑本案案件类型、标的额、案件复杂程度、数额并未超出四川省律师服务费政府指导价标准等因素,原审法院将该12.6万律师费计入违约损失,支持西航港公司的相应主张并无不当

(2017)最高法民终311号: NE电子泗县农商行应否赔偿潘首相为实现债权而发生的费用问题。一审法院对律师费和差旅费的认定考虑了双方的过错程度、银行对潘首相的赔偿数额、当地律师收费标准等综合因素,并无不当。

(2017)最高法民终907号: 安信公司一审委托律师参加诉讼并已产生律师费。一审法院综合考虑委托合同签订时当地的政府指导价以及本案的争议金额、案件难易、庭审次数和时长等因素,根据本案具体案情,酌情确定天悦公司应当承担的律师费为120万元,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二)实际损失与可得利益中交易成本的区分

实践中,应注意实际损失与可得利益(中的交易成本)可能会存在重叠,防止重复赔偿。

这里与可得利益并列的实际损失,与履行合同无关守约方因违约方违约而不得不额外支付的成本,这部分才可以和可得利益同时赔偿。同时,实际损失也要受“确定性”及可预见规则限制,前已说明。

最高人民法院(2014)民申字第2086号: 王旅航所主张的损失中,除首期专利成果许可使用费和购买双燃料电子喷射系统的费用由中醇化公司直接收取外,其主张的场地租赁费、危化品企业负责人和安全员培训费、设备费等,系王旅航为履行合同所进行的投资行为,双方在签订《专利成果许可使用合同》时,对王旅航拟投资建立的甲醇加注站的数量、规模、场地面积、从业人员等并未有明确约定,中醇化公司作为专利成果的许可使用方,在签订合同时对上述情况无法作出准确预见,王旅航将其所有投入均计算为损失,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确立的计算经济损失赔偿时应遵循的可预见规则不符。

而与合同履行相关的守约方支付的成本即属于可得利益中的交易成本,这部分是守约方为获得可得利益而不得不支付的成本

最高人民法院(2002)民一终字第4号: 出租的房屋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导致承租人无法正常营业。在经营利润赔偿之外,若支持员工工资损失、经营酒店借款利息损失、固定资产折旧损失等实际支出的经营成本,会构成重复赔偿,

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申字第3298号: 煤炭买卖的买受人拒绝受领,出卖人只能将货物发往煤场储放并指出来运费和仓储费,最终低价出售予第三人;其中,运费与仓储费并非实现原合同履行利益的承包,可以和差价损失并行赔偿。

三、可得利益赔偿及酌减因素

    (一)确定性: 事实因果关系

    1、这里的确定性指的是违约导致产生了违约损失,两者之间有因果关系。这里的因果关系是事实上因果关系,不要求“相当性”,且在认定上不宜过于严苛;

2、确定性的判断依通常的客观运行规律认定,若可得利益根本不存在,则不涉及确定性的判断。

最高人民法院(2014)民申字第34号: 即使出租人依约交付了符合消防要求的不动产,由于尚处于合同约定的三个月免租金装修期,承租人在此期间也不会开业经营,就该三个月期间根本不存在可得利益损失。

3、裁判实践中,存在将“确定性”和“可预见规则”相混淆的情形,产生这一现象的原因是如符合违约损失具有“确定性”,通常违约方也应当预见到。但应注意的是,实践中存在符合“确定性”,但违约方无法预见的情形。

(2011)深中法民二终字第1812号: 颜料买卖合同中出卖人提供的颜料品质有瑕疵,买受人以之加工成玩具后出口美国遭遇退货和索赔;买受人向第三人支付赔偿金的损失,与出卖人的违约具有事实因果关系(质量瑕疵会引发后续索赔并未超出通常运行规律),但因超出了颜料买卖合同出卖人的可预见范围,法院驳回了赔偿诉请。

    (二)完全赔偿

《最高人民法院NE电子当前形势下审理民商事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法发〔2009〕40号)第9条: 在当前市场主体违约情形比较突出的情况下,违约行为通常导致可得利益损失。根据交易的性质、合同的目的等因素,可得利益损失主要分为生产利润损失、经营利润损失和转售利润损失等类型。生产设备和原材料等买卖合同违约中,因出卖人违约而造成买受人的可得利益损失通常属于生产利润损失。承包经营、租赁经营合同以及提供服务或劳务的合同中,因一方违约造成的可得利益损失通常属于经营利润损失。先后系列买卖合同中,因原合同出卖方违约而造成其后的转售合同出售方的可得利益损失通常属于转售利润损失。

可得利益赔偿的计算方法包括: 差额法、类比法、估算法、综合裁量法。一般来讲,优先适用前两种,这两种具有相对的确定性。

生产、经营损失: 类比法为主。类比法包括横向类似和纵向类比。前者参照同时期同类合同的履行利益;后者比较同一民事主体之前所获得的合同履行利益。

转售、转租损失: 差额法为主。将违约行为发生时的财产价值与合同订立时的财产价值进行对比,差额即为损失。典型如房屋买卖过程中,出卖方先将房屋买个前一买受人,一段时间后违约将房屋更高价转卖给后一买受人。

    (三)酌减因素

《最高人民法院NE电子当前形势下审理民商事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法发〔2009〕40号)第10条: 人民法院在计算和认定可得利益损失时,应当综合运用可预见规则、减损规则、损益相抵规则以及过失相抵规则等,从非违约方主张的可得利益赔偿总额中扣除违约方不可预见的损失、非违约方不当扩大的损失、非违约方因违约获得的利益、非违约方亦有过失所造成的损失以及必要的交易成本。存在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二款规定的欺诈经营、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当事人约定损害赔偿的计算方法以及因违约导致人身伤亡、精神损害等情形的,不宜适用可得利益损失赔偿规则。

1、可预见规则: 违约方

    可预见规则的正当性基础: 一.违约方在对相关责任风险可预见的情况下决定订立某一合同,即推定其具有承接该可预见至责任风险的意思,以之确定其应当赔偿的范围,体现了对自治的尊重;二.违约方若在订立合同时可预见相关责任风险,会影响其对合同对价的决策,以之确定其应当赔偿的范围,系对对价关系公平性的维护;三.对损害的预见可能性,取决于对相关信息的知悉可能性,以违约方在订立合同时可预见为限确定其应当赔偿的范围,债权人会倾向于积极向债务人披露相关事实,有助于促进缔约过程中的信息交换;四.合同系交易主体对资源作自治再分配的工具,若违约赔偿责任泛滥无际,势必影响交易主体参与合同交易的积极性,可预见性限制规则具有促进交易的功能。

(1)可预见主体: 违约方

NE电子违约方预见能力,可概况为一个原则,两个例外:

原则: 一般的理性第三人。(2016)最高法民再351号: 在签订房屋租赁合同时,振国公司无法预见之后报达展览公司与智纳德公司之间签订的展览展示服务合同,当然也无法预见因之后合同的解除所造成的间接损失。以一般理性人的标准判断,即使对报达展览公司与智纳德公司签订的展览展示服务合同有所知晓,也不可能预见因涉案房屋租赁合同解除会给报达展览公司造成900万元的损失。

例外一: 违约方具备超出一般理性第三人的预见能力。(2015)渝高法民提字第00163号: 房屋买卖交易时的房价正处于快速上涨的趋势汇总,相比购房者,出卖人作为房地产开发企业占有更多的信息和资源,对当时房屋增值应有所逾期。

例外二: 守约方缔约时告知或违约方缔约时已知晓与损失有关的信息。最高人民法院(2013)民抗字第15号: 买卖双方长期保持着购销关系,出卖人知道自己生产的变压器会安装进买受人的电子产品,并增值销往欧洲,故出卖人对变压器质量不合格导致的严重后果是可以预见到的。

(2)可预见时点: 订立合同时

预见时点的规范意义在于,违约方在时点之后的所知道或应当知道的情况,不能作为判断其可预见范围的因素。

预见时点的设定也具有风险分配的功能,在违约损害赔偿中以订立合同时为准,系推定违约方会承接其可预见的责任风险,或者内化为合同对价,或者采取投保等防范措施,体现了对意思自治的尊重和对价均衡的维护。

    (3)可预见范围

理论通说及主流裁判观点: 只要预见到损失类型,不需要预见到损失范围。

(2017)最高法民终387号: 学术通说和司法惯例认为,违约方在缔约时只需要预见到或应当预见到损害的类型,不需要预见到损害的程度或具体数额。

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一终字第72号: 双方在合作协议中约定的违约金为2亿元,即如华晋公司违约戴军的损失为2亿元应是双方可以预见到的,现戴军诉讼请求主张6000万元违约金仅为约定违约金的百分之三十,不属于明显过高情形,原判决支持戴军该项请求并无不当。

从逻辑上来讲,不大可能发生只预见到损失的类型而没有预见到损失的典型范围。其实从实务上的裁判案例来看,多数法院也会对损失范围进行限制,而非对预见到的损失类型下的全部损失范围进行赔偿。对损失类型项下全部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并不具有合理性,违约方能够预见到或应当预见到的仅应是损失类型项下的典型损失范围。

当然,对损失类型及损失典型范围的可预见性,并不要求精确到与实际发生的损失幅度完全相同。

(2018)苏03民终4513号: 吴桂松上诉还主张涉案房屋价格猛涨,其不可预见,其应承担的责任应受不可预见规则限制。对此,不可预见规则并不要求违约方能够预见到守约方损失的具体数额。房屋价格上涨或下跌,均属于房屋买卖双方在缔约时应当预见的问题。吴桂松的该主张,是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不可预见规则不当理解,故本院亦不予采纳。

(2016)最高法民再351号: 涉案《房屋租赁合同》约定报达展览公司向振国公司租赁房屋总面积约为900平方米,而报达展览公司实际向智纳德公司提供的展览区域面积仅约40平方米,不到租赁房屋总面积的二十分之一。但仅就这40平方米,原审判决除90万元服务费外,振国公司还需赔偿报达展览公司900万元,仅从损失数额看,也远远超出振国公司订立合同时所能预见到或应当预见到的可能造成的损失范围。本案报达展览公司主张的900万元损失,本质上属于其与智纳德公司的自由约定,与振国公司的违约行为没有必然关系,超出了振国公司订立合同时可预见的范围。因此,报达展览公司要求振国公司支付900万元损失及仲裁费用,于法无据,不应支持。

    2、损益相抵规则: 守约方

《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第31条: 买卖合同当事人一方因对方违约而获有利益,违约方主张从损失赔偿额中扣除该部分利益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2017)最高法民终387号: 兰东公司应当依照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规定,赔偿甘肃人寿公司可得利益损失。该可得利益损失金额应为: 系争楼层实际出售总价款与约定总价款之差额,扣除系争合同外兰东公司付出的款项及利润和甘肃人寿公司尚未支付的约定款项利润,以及依照法律规定应当扣除的必要交易成本、兰东公司不可预见的损失金额和因损益相抵、过失相抵、止损义务违反等应由甘肃人寿公司承担的款额。系争当事人双方均承认《商品房买卖合同》约定的总房款中,尚有(39561705-29693193)即9868512元未支付。根据以上测算数据,案涉房产的出售利润率大致为[(173-7416537.45)÷(39561705+7416537.45)×100%]即268.31%。因此,以上未付款与应扣款的利润为[(9868512+7416537.45)×268.31%]即46377516元。此笔未付款所带来的出售利润,应当从第二次出售收益中予以扣除。

解读: 在上述最高院裁判案例汇中,最高院认为对于违约方投入的成本与守约方未支付的价款,须按照该案中的利润率,计算出守约方获益(假设收益),然后在可得利益中予以扣除。

    3、与有过失规则: 守约方

    《合同法》第119条第1款: 当事人一方违约后,对方应当采取适当措施防止损失的扩大;没有采取适当措施致使损失扩大的,不得就扩大的损失要求赔偿。

《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第30条: 买卖合同当事人一方违约造成对方损失,对方对损失的发生也有过错,违约方主张扣减相应的损失赔偿额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与有过失规则其实具体包括两个子规则,一是减损规则,二是过失相抵规则。前者是因守约方原因导致损失扩大,该部分不得主张赔偿;后者是因守约方原因导致损失产生,应扣减守约方可得利益数额。

在审判实务中,应根据当事人各方的过错是否为合同解除的原因以及对于合同解除决定性程度的大小,来确定是否适用过失相抵规则。

(2017)最高法民终722号: 中铝重庆分公司在2014年6月13日之前的收购数量远低于约定的数量,暂停收购之后亦未再收购产品,且其行为已明确表明剩余履行期间内亦不再履行案涉两协议,双方签订合同的目的已无法实现。虽然涪立公司在前期存在部分产品不符合约定的情形,但对于一个长达25年的合同来说,并不足以导致合同终止。相反,中铝重庆分公司基于行业产能调整、氧化铝行业亏损、竞争加剧等非涪立公司原因提出终止交易的行为,是导致合同目的不能实现的主要原因。一审法院根据涪立公司的申请,委托相关鉴定机构对涪立公司的投入及损失进行了鉴定,并根据双方履行合同情况及公平原则,判令中铝重庆分公司对生产经营期间的投入承担80%责任,涪立公司承担20%责任,并对涪立公司主张的利息计算标准根据公平原则进行了调整,充分考虑双方权益并对此进行利益衡量并无不当。

4、交易成本: 违约方

这里的交易成本既可能已经发生,也可能尚未发生。但不管有没有发生,可得利益中的交易成本必须与合同履行相关,与实际损失不同,交易成本是守约方为履行合同所必要的支出,否则守约方无法获得合同的可得利益。因此,守约方如欲获得可得利益,必须将此部分交易成本予以扣除,否则对违约方不公平。

四、违约损失赔偿范围的举证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NE电子当前形势下审理民商事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法发〔2009〕40号)第11条: 人民法院认定可得利益损失时应当合理分配举证责任。违约方一般应当承担非违约方没有采取合理减损措施而导致损失扩大、非违约方因违约而获得利益以及非违约方亦有过失的举证责任;非违约方应当承担其遭受的可得利益损失总额、必要的交易成本的举证责任。对于可以预见的损失,既可以由非违约方举证,也可以由人民法院根据具体情况予以裁量。

五、违约损失赔偿范围无法证明时的处理

在审判实践中,如果守约方能够举证因对方违约存在可得利益损失,但不能充分举证证明其具体损失数额的情况下,则法院可以鉴于守约方对于可得利益损失赔偿的证明已完成了初步的举证,进一步要求违约方承担反驳或者抗辩的证明责任。在双方均完成了举证证明之后,若此时可得利益损失赔偿数额仍不能确定,则法官应该运用自由心证和经验法则,在基于已认定的案件事实、客观的实际情况以及双方当事人提供的现有证据的基础上,对可得利益损失进行综合裁量,酌定相应的可得利益损失赔偿额。

部分法院以守约方虽然能够提供证据使得法官内心确信其存在可得利益损失,但因其对可得利益损失赔偿数额的证明存在举证不能或者举证不足,不符合我国上述法律和司法解释规定的举证要求,故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对当事人可得利益损失的请求不予支持。这种处理方式是不妥当的。

综合裁量的方法是在无法适用差额法、类比法、估算法等情况下法官所运用的方法。虽具有不得以而为之的勉强成分,但运用该裁量方法可以避免因为无法精确计算可得利益损失而简单驳回当事人诉请或者仅仅支持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简单化处理方法(仲伟珩、王富博)。

 

 

参考文献:

姚明斌: 《<合同法>第113条第1款(违约损害的赔偿范围)评注》,载《法学家》2020年第3期;

贺晓荣主编: 《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法官会议纪要》(第一辑),人民法院出版社2019年版,第15页以下(《违约损害赔偿中可得利益损失如何计算》)。

版权所有:NE电子|首页 NE电子|首页

DIZHI:GUANGZHOUSHIBAIYUNQUBAIYUNDADAONAN695HAOJINZHONGDASHA201ANEDIANZI DIANHUA:、、 CHUANZHEN:

NE电子|首页